免费服务热线:0752-5529781

产品列表

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
发布时间:2019-05-28 16:07

  这些记录着很多北京人美好回忆的“京片子”,现在听到得越来越少,甚至北京的中学生都日渐陌生。《北京市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发布时,北京市语委办公室主任贺宏志感叹:“当前北京中学生对老北京话不太熟悉了,北京方言可以说是日渐式微。”

  刘半农先生说,方言是一个“地域的神味”。在快速推进的城市化过程中,如何在坚持推广使用普通话的基础上,保护好方言这一文化多样性的重要载体,保护好寄托乡愁的乡音,留住一个地方的“神味”,是一个非常紧迫的课题。本报今日推出“留住乡音记住乡愁”报道,呈现我国方言保护的严峻现状,探寻方言保护的路径方法,同时也期盼更多人加入到方言保护的行列。

  《北京市语言生活状况报告》近日发布,这是我国第一部地方语言状况的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北京市中学生对北京话认知情况日渐式微。在城市化进程中,如何在坚持推广使用普通话的同时,保护好地方方言,是一个非常紧迫的课题。

  俗话说,“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调”。具有浓郁北京文化生活气息的“北京话”,浸透着北京的悠久历史与人文价值。然而,随着北京的“国际大都市”范儿越来越足,北京味儿却越来越淡。不但鲜有外地人会说北京话,就连很多生长在北京的孩子,也逐渐“听不懂,说不了”北京话了。

  在北京,如果有一天有人冲你喊:“瓷器,哪儿去呀?”你是否能听懂,这是跟你说,“朋友,要去什么地方呀?”

  这些记录着很多北京人美好回忆的“京片子”,现在听到得越来越少,甚至北京的中学生都日渐陌生。《北京市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发布时,北京市语委办公室主任贺宏志感叹:“当前北京中学生对老北京话不太熟悉了,北京方言可以说是日渐式微。”

  北京话,俗称“京片子”,是一种主要分布在北京的汉语方言。普通话虽然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但是北京语音和北京话并不是一回事。北京的历史很长,但真正的北京话历史并不长。

  据贺宏志介绍,《北京市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包括北京核心城区地名文化资源、北京市语言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北京话历史文献资源及若干方面的语言实态调查报告等内容,其中北京市语言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就包括传说类、文字类、曲艺类等208项,如老北京话的吟诵、蹦蹦戏等。

  针对北京年青一代对北京话不熟悉的现象,贺宏志表示:随着城市化和国际化的进程加快,北京人口结构发生了显著变化,“老北京”的比例越来越小,“新北京”越来越多。方言的衰落,不仅是北京话面临的问题,全国其他方言也都面临类似的困境。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一口乡音,一份记忆,一份情感。一个人无论漂泊多远,永远摆脱不了少时的乡音信息。

  操着一口流利“京腔儿”的田女士,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棒槌、拔谱儿、蹽丫子”这些北京话她张嘴就来。田女士无限怀念记录着老北京人美好回忆的“京片子”,乡音总能让她感觉回到了童年。

  北京话的韵味,是从京味儿文化中产生的,而京味儿文化是由宫廷文化、士大夫文化、宗教文化、民俗文化相互交织而成的。相声大师侯宝林说过一段相声《普通话与方言》,讲北京话里光“吃”就有多种表达:“一个馒头,可以说把它开了,把它餐了,把它捋了,把它啃了,再添一个字,来,把它点补喽!”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诙谐幽默。侯宝林嘴里的北京话,透着机智幽默,更透着无穷韵味。

  有人说,听觉中的北京,似乎比视觉中的北京更为深远、广博。著名红学家俞平伯在论述《红楼梦》的语言艺术时曾说:“《红楼梦》里的对话几乎全部是北京话,而且是经作者加工洗练过的北京话,真是生动极了。”北京话有生动、鲜活、简洁、明快等特点,被俞平伯赞美为“全中国最优美的语言”。

  北京话承载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无论从情感还是从文化传承的角度,加强地域文化的学习,都是十分必要的。贺宏志表示,今年9月秋季开学前,《北京市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将出版发行。北京已计划通过校本课程和校园文化活动来保护和传承北京话,目前这些措施已被纳入北京市语言文字事业的“十三五”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