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服务热线:0752-5529781

产品列表

防止被国外公司抢注而遭遇知识产权壁垒甚至失
发布时间:2019-01-14 20:57

  “红牛”之争升级,南北“稻香村”两地判决“冲突”最近,有关商标争夺战的消息频频见诸报端,商标之争可谓战火连天,有关商标争夺战的话题再度成为商界热议的焦点。

  商标是企业的无形资产,代表着品牌,对引导消费者消费具有重要引导作用,同时还能给企业提供法律依据,提升市场竞争力。商标大战的背后,围绕的必定是利益之争。从近年来多起商标争夺战的“旧恨新仇”来看,引起纠纷的主要诱因之一就是商标授权,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红牛”、南北“稻香村”都与此有关,而在此之前的王老吉和加多宝的拉锯战也是这一原因。不过,在合法合规的框架内,商标争夺战不能当作一场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而应秉着“和为贵”的精神,避免双方两败俱伤。

  10月24日晚,泰国天丝集团突然发布声明,称已对在中国的合资公司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提起强制清算。天丝方面称不再愿意和严彬继续谈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规定,公司在营业期限届满后应进行清算并停止与清算无关的一切经营行为。因此,不得不依法提起强制清算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法律程序。

  同时,泰国天丝集团也公布了清算期的过渡方案,以此来稳定人心,一方面启用新的合作伙伴和运营模式;另一方面称将留住红牛的员工,将有机会继续在红牛工作并维持他们的生活水平。

  当天深夜,华彬集团也公布了一份强硬回应,称严彬之女严丹骅是持有泰国红牛股权比例第一的个人大股东。在泰国红牛没有召开股东会、董事会之前,任何关于不同意红牛中国继续经营的言论均涉嫌违法。并称将向全球公布1995年11月10日50年协议及1995年12月21日合资合同(共18页),以示证明,但当天这两个文件并未公布。

  对于泰国天丝集团此前称未收到分红的说法,华彬集团方面予以驳斥,称已支付40亿元,但许书标去世后,许氏家族第二代继承者不感恩、背信弃义,妄图侵占红牛中国权益。如果违约,华彬集团将向许家第二代继承者追讨千亿(150亿美元)损失。

  对于50年协议一事,泰国天丝集团此前曾发表声明予以否认。而华彬集团方面则一再重申与泰国天丝创始人许书标签署了“50年协议”。

  分析指出,华彬集团与泰国天丝对中国红牛的纠纷源于中国红牛拥有强大的“造血能力”。红牛中国于1995年成立之初,只有注册资本400万美元。经过20多年发展,红牛中国的品牌估值截至2015年6月已超过500亿元。

  双方各执一词,目前仍未有定论。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红牛维他命短期内不会被清算,因为各个股东间的关系太复杂,“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短时间难以彻底清算”。

  10月12日,苏州市工业园区法院判决裁定,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稻”)停止在糕点商品包装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并赔偿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稻”)115万元。

  而仅一个月前,北京稻香村在北京起诉苏州稻香村侵犯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审判决结果是,要求苏州稻香村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糕点、粽子、月饼等商品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并赔偿北京稻香村经济损失3000万元。

  一个月内关于稻香村的两个不同结果的判决,将这一持续十多年的商标争夺事件又搬到了台前。据公开报道,北稻和苏稻曾有一段“蜜月期”,在此期间,拥有“稻香村”商标权的苏稻授权北稻使用商标,而此后北稻注册了“北京稻香村”商标,双方围绕“稻香村”商标的争夺战逐渐升级。

  据悉,双方的商标战开打于2006年,北稻要求苏稻不得使用手写体“稻香村”,如用则须加上“苏州”以示区别。而苏稻坚称,“苏稻作为一个全国性的老字号,将不会在字号上加苏州二字,将一个全国品牌降级成一个地方品牌。”

  2016年4月1日,北稻对外宣布向苏稻发起4起诉讼,索赔4000万元。苏稻随即表示将对北稻申请的所有稻香村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2016年7月22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苏稻的起诉,苏稻也向北稻索赔4000万元。由此,苏稻和北稻商标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2017年9月22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裁定,要求苏稻停止在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销售带有“稻香村”标识的糕点等产品,随后苏稻部分产品被强制下架。而在4天之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又解除了这份“禁售”裁定。

  直至最近这一个月来,两地法院的不同判决结果,让这场延续10余年的南北稻香村商标之战,不仅至今仍未有定论,而且还将继续升温。

  有分析人士指出,南北稻香村商标之战陷入胶着状态,带来的不只是无休止的口水战和司法资源的浪费,更带来巨大的商业损耗,如若双方继续“耗”下去,对谁都没有利,甚至会出现两败俱伤的结果。

  无论是“红牛”,还是“稻香村”,持续的商品纠缠对于当事双方来说都是不小的损失。此前的“王老吉”争夺战就是一个鲜明例子。

  自2012年以来,加多宝和广药集团就包装、商标、广告语及虚假宣传多次起诉对方,打起了一场双方都有损耗的“拉锯战”。直至去年,最高人民法院宣判:广药集团与加多宝公司对涉案“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权益的形成均作出了重要贡献,在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和尊重消费者认知并不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前提下,共同享有“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的权益,双方的纠葛才尘埃落定,双方进入了“和平”发展的增长期。

  对于“红牛”和“稻香村”的争夺战,分析人士指出,只有双方本着合作双赢的思维来处理,否则持续纠缠下去,有可能两败俱伤。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泰国天丝与华彬集团的纠纷实质是股东的利益分配问题,泰国天丝希望获得更多的利益,华彬集团认为泰国天丝通过商标授权及出售原料已经获得了高额利润,如今来“摘桃子”对华彬集团并不公平。“未来最好的解决办法是由政府出面进行权益的合理分配,再争下去对双方都不好。”

  而关于“稻香村”的争议,知名学者王守常接受采访时表示,应将“和为贵”中的“和气”伦理,转用于商业经营实践,应作为处理商家内外关系的基本方法。无论是北稻,还是苏稻,播在土壤里才能“长稻”。“稻香村”的商标价值固然很大,可是,鱼死网破式的“争夺”必将损害其商标价值,并且会危及到其商业价值。

  在商业竞争激烈的当下,围绕商标的争夺战不断上演。品牌专家表示,存在争议的双方应该由零和博弈思维转到正和博弈思维。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未来更应该是竞合经济,市场主体双方的博弈在所难免,然未必一定归“零”。

  近年来,围绕商标的争夺战不断,除了商标授权引发争议外,商标抢注也是令不少企业头痛的问题。企业只要做好以下几点,就可以有效预防商标被抢注。

  1.要及时申请注册企业商标。注册商标是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前提,注册商标才能受到法律保护。

  2.要战略性进行商标注册。申请商标注册是一类商品一件商标一份申请,而一件商标可以在几十类商品申请注册。

  3.要及时先行国际商标注册。目前,世界各国对商标注册主要采用了先使用原则和先注册原则。面对当前全球化的经济浪潮,中国企业要走出去抢占国际市场,要树立国际品牌,首先要进行商标国际注册,防止被国外公司抢注而遭遇知识产权壁垒甚至失去该国的市场。

  4.要争创驰名商标强化保护。我国是《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的成员国,该公约规定:各成员国应在本国法律允许的条件下,依法对构成商标注册国或使用国主管机关认定在该国已经驰名的商标予以保护,不管该商标是否注册,都应加以保护。驰名商标的国际保护力度是最大的。所以,我国企业要积极规划,努力争创中国驰名商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