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服务热线:0752-5529781

新闻中心

扒皮的核桃被偷了
发布时间:2019-01-07 19:37

  古人有句话叫: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不,为了讨好一位酷爱文玩核桃的王爷,黑白两道、官场江湖、侠盗奇士、贩夫走卒,纷纷行动起来,斗智斗勇,只因大家都想求这王爷办件事儿

  “王爷手里三件宝,扳指核桃笼中鸟”,旧时达官显贵最爱的便是玉扳指、名鸟与核桃。这核桃不是砸开吃的,而是用来珍藏把玩的。每对核桃必须纹理相似,大小一致,重量相当。这样的核桃被称为“文玩核桃”。像有的“狮子头”核桃,核桃的纹路像石狮子头上的鬃毛,一对能值上百两银子。古代便有“赌核”一说,野核桃还挂在树上的时候,便有人前去高价购买,弄到好的,便可以赚翻天,倒霉的,血本无归。

  清朝咸丰年间,河北涞水县有户人家,户主外号叫“赵核桃”,家里圈了一片野山桃林。每年到收获季节,前来购买核桃的人络绎不绝。

  这天,赵核桃的儿子赵米宝吃着早饭,心里老大不愿意。他是家里的“大少爷”,本应受宠,但父亲最近请来一个胖伙计,名叫九天。这九天好吃懒做,平时不干活,但吃的住的竟然比赵米宝还好,真不知道他是家里请来的长工,还是找来的“爹”。

  这时,赵核桃进了屋,对赵米宝说:“米宝,核桃要施肥了,你来帮把手。”赵米宝很不情愿:“九天不闲着吗,怎么不叫他去?”赵核桃说:“九天干不了活,一干活就呼呼直喘。”赵米宝一噘嘴:“那还不快把他轰出去,留着他吃白食啊?”

  赵米宝也不知道父亲为何把九天当个宝,他甚至怀疑九天是不是父亲的私生子。父子俩推着车子给核桃树施肥,干到晌午的时候,突然,树林子里跑来了几个衙役,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本县的县太爷。赵核桃吓了一跳,往常,核桃收获季节能来不少人,但足蹬官靴、头顶乌纱的县官亲自前来,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县官对赵核桃满脸堆笑,没有了往常的威严。寒暄几句后,县太爷凑到赵核桃耳边,小声嘀咕几句,赵核桃脸色微微一变。县太爷走了,赵米宝问赵核桃:“爹,县太爷对你说什么了?”

  赵核桃显然还在琢磨县太爷的那几句话,良久,他才缓过神来,说:“没事,我们继续干活。”

  过了两天,核桃林里来了一批赌核的人。赵核桃正在屋里吃饭,就让赵米宝和九天先去林子里应付。一个瘦高个把一百两银子交到赵米宝的手里,正要爬树摘核桃,这时赵核桃赶到了,大喊一声:“都给我站住。”众人愣了,赵米宝凑到赵核桃跟前说:“爹,我已经收了他的钱,一百两银子,他挑五十个核桃。这个价给得不便宜啊!”

  不料赵核桃向那瘦高个一抱拳:“对不住,你们要摘的话,只能摘北边那些核桃。”懂核桃的人都知道,老赵家最好的核桃都长在南边。瘦高个眉头一皱,说:“赵核桃,你也太不地道了吧?我们是赌核的,给了钱,想摘哪里就摘哪里。你把好树都划出去不让摘,这不是坑人吗?”

  赵核桃赔笑道:“真是对不住了,今年情况特殊。这样吧,只要你不摘南边的核桃,出十两银子,我便叫你摘一百个核桃,怎么样?”

  瘦高个一咧嘴:“你骗傻子呢?我们摘核桃是用来卖,又不是用来吃。品相不好的核桃,值不了一个大子,不赌了,真晦气。”

  其他来赌核的人见此情状,也都直摇头,很快便散去了。赵米宝不知父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问:“爹,钱多不咬手,为什么把人家撵走啊?”赵核桃叹道:“你不也看到了?县太爷来过了今年那些最好的核桃,绝对不能卖。”

  后来,赌核的人又来了好几拨,听说只能摘不上档次的核桃,就都回去了。唯独有一个白脸男子老是缠着不走,说愿意出高价买核桃,也被赵核桃拒绝了。

  白脸男子赶也赶不走,像条癞皮狗一样在林子附近转悠。赵核桃嘱咐赵米宝和九天,要时刻留心,这白脸男子看着面生,要提防他偷核桃。

  玩核桃的人都知道,老赵家的核桃天下第一。他家结出的核桃,个头大,颜色重,核体沉,纹路深,而且相对来说更容易“配对”。达官显贵玩核桃都是玩一对,这一对要做到九成以上相似度。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同样,能达到九成以上相似的核桃更是难找。

  培育核桃也有很多讲究,不但要勤于修枝去叶,还要注意灌溉。与别的种桃人不同,老赵家浇灌核桃有个秘诀,他们并不是用井水,而是用掺有少量盐巴的雨水,这样长出的核桃个头更大,也更厚重。

  这天早晨,赵米宝和九天在核桃林里转悠。赵米宝正在一边撒尿,突然,九天扯着破锣嗓子喊:“少爷,不好了,你快过来看啊!”赵米宝慌了,赶紧提了裤子跑过去,只见九天像根木桩子一样呆呆地站在南边那片林子中间。赵米宝忙问:“怎么了?”九天指着几棵树上的核桃,“少爷,你看,这些核桃被扒了皮,我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赵米宝一看,也傻眼了,原来,树上有几十个核桃都被挑破了皮!这样的核桃没几天就晒死了,这是谁干的?是那个小白脸还是别人?

  赵米宝气得鼻子都歪了。两人回到家,把这事和赵核桃一说,不料赵核桃却笑了。他对儿子说:“别大惊小怪,核桃是我挑破的。你以前从不管家里的事,连这点经验都没有。在核桃快要摘的前几天,要扒破皮,让太阳狠狠晒上一晒,这样核桃的颜色会变得深一些,能卖出更好的价钱。”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赵核桃说,现在快到核桃收获的时候了,叫赵米宝和九天要经常盯着林子,晚上也不能闲着。家里还养了几条狗在林子里,提防偷核桃的人。

  看核桃的那几条狗很有灵性,平常都是晚上在林子里“当班”,早晨自己回来吃食。这天,赵米宝迟迟没见狗回来,就和九天跑到林子里。眼前的一幕把他们惊呆了,只见几条大狗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已经毙命多时,一定是被人药死的。一条狗嘴里还咬着一些粗布,估计是垂死挣扎时咬了偷核桃的人一口。再看树上的核桃,被人摘去了几十个,那些挑破皮的核桃全都没了!赵米宝的心凉了半截:那些可都是父亲千辛万苦挑出来的最好的核桃啊,这下完了。

  回到家,赵米宝不敢把这事说出来,还是九天胆子大,硬着头皮告诉赵核桃,扒皮的核桃被偷了。赵核桃听完没说话,皱着眉点了点头。赵米宝见父亲没发火,壮着胆子问:“爹,虽然你不说,我也知道县太爷看中了我们的核桃,最好的核桃没了,我们怎么交差?”

  果不其然,县太爷知道老赵家的核桃被人偷了,急得跟死了亲爹一样,随即派来几个衙役,整天守在林子外站岗,以防再出什么意外。

  赵米宝问赵核桃:“爹,最好的核桃被偷了,县太爷能放过我们吗?”赵核桃眉头一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最好的核桃被偷了?”赵米宝愣了:“那些扒皮的核桃”

  赵核桃微微一笑:“那是我用的一个小计策。被扒皮的只是一般的核桃,就是让小偷偷的。这样县太爷害怕了,才会派衙役过来守着。不然这么大片林子,就靠我们几个,怎么守得过来?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小偷以为偷到了最好的核桃,就不会再骚扰我们了。”

  第二天,赵核桃在南边的几棵树上又扒了近百个核桃。赵米宝知道,这些才是最好的核桃。过了几天,核桃被晒得差不多了,赵核桃采摘下来,闻讯赶来的人把老赵家都挤满了,都想以高价买核桃。

  赵核桃也不傻,如意算盘打得很精明。赌核分“全赌”和“半赌”,全赌就是直接买下核桃,不去果肉。半赌就是用小刀开一个针眼大小的洞,究竟是不是好核桃,就全靠眼力了。要说眼力最好的,当然属赵核桃了,他用细针先在核桃上扎上几针,有的通过针眼观察,有的只靠细针碰到核桃时的力度反应,便知是不是上品。挑选过的核桃再卖给赌核的人。其他赌核的人买完货都走了,唯独白脸男子还赖在那里不肯走,软磨硬泡,想以高价买下那些最上品的核桃。

  赵核桃并不说话,只是低头剥果肉,突然,一个核桃没抓住,滚到了一边。他低头去捡,无意间瞅了白脸男子一眼,只见白脸男子的右腿上有一个新伤疤,如果没猜错,他就是被狗咬伤的那个偷核桃的人!赵核桃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仍然低头剥果肉,但时刻留意白脸男子的举动。

  一会儿工夫,赵核桃又剥了十几个核桃,其中有一个核桃是个“翻天印”,他心里“咯噔”一下:运气不错。赵核桃趁白脸男子不注意,偷偷把那个核桃放在一个地方说时迟,那时快,白脸男子的两只胳膊在赵核桃眼前一比划,就把那个翻天印拨到了自己刚买的核桃堆里,再把自己的一个普通核桃拨了出去。

  赵核桃咳嗽一声,说:“朋友,我们都是光明磊落之人,不能做下作的事。”白脸男子装糊涂:“哦,此话怎讲啊?”赵核桃微微一笑:“树林那头就有几个衙役,这事如果抖出来,可就没意思了。”

  赵核桃说道:“你换了我的核桃。”说着,他在白脸男子的核桃堆里挑出那个翻天印,“兄弟,这个翻天印是我挑的。”

  白脸男子红着脸说:“说话得有凭据,这是我买的,我自己剥出来的。”赵核桃并不生气,说道:“我问你,世上有没有一模一样的核桃?”白脸男子说:“当然不会有完全一样的,就像世上没有一样的树叶。”

  赵核桃点了点头:“兄弟请看!”说着,他从身后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盒印泥,印泥上赫然有两个核桃印。

  赵核桃微微一笑:“刚才我挑出了那个翻天印,在这印泥上使劲摁了两下,正面一下,反面一下。兄弟你要还嘴硬,我就把那几个衙役叫过来,对照一下这印泥上的纹路与你这翻天印的纹路是不是吻合无误。”

  赵米宝在一旁见了,对赵核桃说:“爹,你怎么这么心软?他手脚不干净,你今天把他放了,明天他还会惦记我们的核桃。”

  赵核桃微微一笑:“这核桃有价也无价,普通的核桃连一个大子都不值,极品的能顶上一所宅子。核桃值不值钱,难以定论,就是把他送到官府也不好定罪,几天后放出来,他可就和我们结了仇。不过你放心,我们并没有损失什么。”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两个核桃,这两个核桃就像一奶同胞,有九成五相似,纹路深而清晰,是上品中的上品。

  赵核桃笑道:“刚才我故意让白脸男子看到那个翻天印。翻天印虽然不错,但还比不了这两个,这两个才是上品。”

  赵米宝不得不佩服。本来以为父亲玩的是“弃卒保车”,后来发现卒也没损失,原来玩的是“敲山震虎”。赵核桃把两个核桃剥离完毕,看了又看,爱不释手。

  这天晚上,赵核桃对赵米宝说:“米宝,今天你进城一趟,去找孙叫天。”赵米宝没听说过这名字,问:“孙叫天是谁?”

  赵米宝吓了一跳,问:“爹,你说要什么血?”赵核桃说道:“当然是人血,用血来给核桃上色。”

  原来,核桃从剥去果肉到最后成为玩家手中的宝贝,要经过上色、上油、揉捏、把玩等环节。核桃品相好不好,颜色极为重要。要是只用染料给核桃染色,一来容易褪色,二来颜色也不自然。用人血则不同,核桃最终是捏在手中把玩的,捏揉的时间越久,核桃的颜色就越深,这与养玉是一个道理。而人血也是人自身的东西,人血染过的核桃格外润泽鲜亮。

  那时的人比较愚昧,相信人血“大补”,有的为了治病,就用馒头蘸人血吃。有买就有卖,刽子手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自然方便弄到人血。

  赵米宝胆小,不敢去见刽子手,赵核桃呵斥道:“你年纪不小了,什么事都靠我,等我百年之后,你能靠谁?”说着,把那两个品相极好的翻天印塞到赵米宝的手里。

  赵米宝为了壮胆,拉着九天一起去见刽子手。刽子手的家在省城,两人坐马车前去,在路上颠簸了半天,终于来到刽子手的家。

  一进门,赵米宝就觉得屋里透着一股凉气。一个浓眉大眼、膀大腰圆的汉子正在磨刀,赵米宝见了就问道:“请问,这里有人血吗?”

  汉子瞪了赵米宝一眼,说话中气十足:“哟,来主顾了。你来得正好,现在刚过秋收,正是处死犯人的时候,秋后问斩嘛,你要多少血?”

  赵米宝脸色苍白,抖抖索索地从兜里掏出两个翻天印:“好汉,你别吓唬我们,我们胆子小。还要多少血,你把这两个核桃在人血里滚几滚就行了。”刽子手接过核桃,看了又看:“这玩意不是吃的吗?蘸上血味道更好吗?”

  赵米宝听了这话,恶心得差点吐出来,他勉强说道:“这核桃是用来”还没来得及说后面的话,就见九天一个劲地冲他使眼色,赵米宝便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刽子手说:“好吧,明天我杀了人就给你们蘸血,你们是外地人,来回不便,今天先住在这里吧,在西屋凑合着对付一宿吧。”

  到了西屋,九天对赵米宝说:“怪不得老爷对你不放心,你嘴上也没个把门的,什么话都说啊!”赵米宝还没明白过来:“怎么了?”

  九天道:“怎么了?你刚才是不是想说,这核桃不是用来吃的,是用来把玩的?刽子手要是知道这玩意值钱,我们还能要回核桃吗?”

  赵米宝听了,才感到后怕,他拍了拍九天的肩膀,说:“平时以为你好吃懒做,百无一用,没想到你还是有点城府的,这次多亏你了。”

  第二天上午,刽子手赶了回来,一进屋,赵米宝和九天就闻到一股血腥味。赵米宝看了刽子手一眼,见他身上沾有点点红斑,顿时吓得两腿发软,上面溅的可是人血啊!

  刽子手把两个核桃丢到桌子上,说:“好了,蘸了血了。好家伙,那死囚多大的冤屈啊,平常我砍人的脑袋,最多溅几点血星子,这小子溅了我一脸。我洗了好几次,现在脸上还有腥味。”

  赵米宝不敢接话,赶紧付了钱,和九天坐上车,逃离这是非之地。据老人们讲,和刽子手挨得近了,都能沾上晦气,说不定哪天死去的冤魂也会找上门来呢。

  两人回到家,把核桃交给赵核桃。赵核桃瞅了瞅核桃,又低头闻了一闻,什么也没说,转身去了厨房。不多时,赵核桃左手拿把菜刀,右手拎着口大碗过来了。赵米宝和九天都愣了,只见赵核桃把碗放在桌子上,挽了挽袖子。赵米宝问:“爹,你要干什么?”赵核桃叹道:“孩子,你们让刽子手给骗了。”

  赵米宝傻了:“被他骗了?”赵核桃点点头:“我一闻就知道气味不对,这核桃蘸的不是人血,是鸡血。”九天大叫一声:“哟,这刽子手不地道啊,收了我们的钱不干人事。”

  赵核桃冷笑一声:“只收钱不干事也就罢了,你们上大当了。不但不是人血,这核桃也被人调包了,这两个根本不是翻天印!”

  原来,刽子手递给赵米宝核桃时,赵米宝见核桃上沾满鲜血,心里害怕,根本没敢细看。此时他仔细一看,可不是吗?这两个是普通的核桃,被人换了!他两眼一黑:“爹,怎么办啊?最好的核桃没了,我们怎么向县太爷交差啊!”

  赵核桃又挽了挽袖子,把菜刀一举。赵米宝吓哭了:“爹,我们慢慢想办法,你可不能寻死啊!”九天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老爷,万万使不得啊!”赵核桃把九天踢到一边,气得笑了:“你俩干什么,谁寻死了?”

  九天说:“老爷,你被气糊涂了吧,我们的翻天印被人骗走了,就算有人血,又有什么用?”

  赵核桃从怀里掏出两个大核桃来,这核桃纹理深刻无比,个大体沉,是两个“罗汉心”。罗汉心与狮子头、翻天印都属于麻核桃。上等的罗汉心比玉扳指还要名贵。

  原来,这赵核桃不愧是行走江湖的老狐狸。前几天,他听说城里的刽子手新换了人,就觉得透着蹊跷。刽子手一般是不会换的,除非一刀没把人砍死。在这核桃上色的特殊时节换了刽子手,不得不让人怀疑。加上县太爷叮嘱的事与白脸男子偷核桃,赵核桃觉得,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不断向自己逼来,所以,这才屡次用稍差一点的核桃去试探。

  赵核桃躲过了好几次劫难,用品相稍逊的核桃保住了真正的极品罗汉心。这次才是真正的“弃卒保车”,连他的儿子都给骗了。

  赵核桃用菜刀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道,鲜血直流。他等鲜血填满了碗底,这才包扎起来,然后将两个罗汉心在血碗里滚了几滚,浸透了才拿出来,放在阴凉处吹干。

  几天后,核桃晾干,赵核桃把两个罗汉心放在手心里,轻揉慢捏,心里舒畅无比。赵米宝见父亲这般高兴,便问:“爹,县太爷那天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赵核桃说道:“现在核桃暂时安全了,我就跟你说了吧。县太爷说,他要给一位王爷献一对稀世罕见的文玩核桃,成功了,他升官发财,连我也有重赏。要是失败了,他的乌纱帽就没了。县太爷丢了官,别说我们的林子保不住,只怕我们的命也没了,这消息我一直没敢往外传,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看来还是有人知道了。白脸和刽子手都打过这核桃的主意,他们似乎是在和县太爷对着干。还好,这次我应该骗过他们了。”

  赵核桃刚过了几天太平日子,却突然受凉生病了。这天他出去买药,过桥时,忽然从桥边过来一群人,黑压压一片。这些人个个面带愁容,赵核桃不明白咋回事,赶紧躲到一边。

  到了药店,赵核桃和店老板说起桥上遇到的那群人,老板说:“你不知道吗?我们知府刘大人遇上事了。”赵核桃一愣:“刘大人?听说刘大人两袖清风,是百姓爱戴的好官啊!”

  老板说:“谁说不是呢,可现在朝廷乌烟瘴气,好官反而被排挤啊!听说刘大人弹劾了一个大贪官,不料那贪官反咬一口。皇上分不清谁是谁非,派了一位王爷主审两人的案子。刘大人要是输了这案子,只怕脑袋就保不住了。你遇到的那些人,都是为刘大人请愿的。不过他们去了也白去,咱老百姓,人微言轻啊”

  赵核桃听罢,感慨不已。他买完药就往回走,路过集市,只见人群簇拥在一个摊子前。赵核桃爱看热闹,挤进去一看,原来这里正在举办“比核大赛”。赵核桃心里有点痒痒,他想,白脸男子、刽子手都已被自己骗过,这里没人认识自己,应该很安全。他伸手摸了摸怀里揣着的罗汉心,忍不住也参加了比试。

  比试项目有几项,一是比核桃的个头大小,二是比纹路清晰,三是比颜色,四是比厚实。前三项比试很容易,把核桃一放,高下立显。赵核桃与其他几个玩家都顺利过关。第四项是比厚实,好的核桃吃水深,甚至可以沉到水底,轻的核桃则只能漂在水面上。

  赵核桃来到水盆前,一个老者坐在马扎上,笑着说:“试试厚实与否。”赵核桃把一个罗汉心丢在水里,愣了一下,核桃吃水很浅,不对啊!

  另几个人的核桃投到水里,有的沉底,有的吃水较深。老者对赵核桃说:“你的核桃很漂,不上档次。”赵核桃不服气,拿过另一个人的核桃,用手掂量一下,觉得自己的核桃重多了,为什么别人的直接沉底,自己的吃水那么浅?

  老者说:“还有没有更好的核桃啊?拿这个参赛,有点丢份儿。”赵核桃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自己的核桃确实是上品,可这世上最怕的就是货比货。

  老者又说:“其实你的核桃还不错,这样吧,我给你十两银子,买下这核桃,你看怎样?”赵核桃又好气又好笑:这核桃再不行,也能值百两银子以上。他倒不是想卖多少钱,核桃被人比下去,县太爷交给自己的任务就完不成了。

  赵核桃蹲在那里,看其他人往水盆里放核桃。突然,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别人放核桃的时候,老头总是摸一下盆底,难不成这下面有什么机关?想到这,他把核桃又扔进盆里,装作没捞到,故意伸手在盆里摸了几把。这一摸,他乐了,原来水盆中间插了一块无色透明的玻璃板,把水分成两部分。自己扔的核桃靠外,别人的核桃则靠里。赵核桃想起,以前听祖父说过,玩核桃的人玩“盆中戏”,把水盆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普通的清水,另一部分是加了盐巴的水。加盐的水重,核桃投入后吃水浅,显得发漂。

  赵核桃微微一笑,用手摁住盆下的机关,然后把罗汉心扔到水盆另一边,果不其然,核桃沉底了。老头还在装糊涂:“哟,这核桃怪啊,刚才还漂着呢,现在沉底了。”

  比完这四项,基本就分出个胜负来了。如果玩家有信心,可以比试额外的一项,那便是“猴子砸核桃”。据说,有灵性的猴子火眼金睛,能分出核桃的好坏来。好的核桃,它会抢过去把玩,不上档次的核桃,它拿一块石头拍得粉碎,直接吃了。

  老头就养着这么一只灵猴,这只猴子个头很大,眼睛是黑色的,与人眼无异。老者走到赵核桃跟前,半开玩笑道:“敢不敢把核桃给猴子试试?”赵核桃看了看手中的核桃,暗想:猴子毕竟是畜生,喜怒无常,哪能拿名贵的核桃冒险?

  赵核桃正在迟疑,那猴子突然往前一窜,抢过赵核桃的罗汉心,放在地上,举起石头,“啪啪”两下,核桃被砸碎了!

  赵核桃脸都绿了。猴子自知闯祸,脚底抹油跑了。老者忙对赵核桃说:“对不住对不住,这猴子是我养的,我负责,你要多少钱,我赔。”赵核桃吐了口唾沫:“赔?你赔得起吗?”

  此时,赵核桃的心里就像压了块大石头,这是钱的问题吗?这关乎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啊!都怪自己一时鲁莽,为什么非要拿核桃去显摆他望着猴子远去的背影,呆了半天,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这只猴子与普通的猴子不一样,这猴子特别大,而且眼睛竟然是纯黑色的。想到这,他心里猛然一震:这猴子会不会是人扮的?猴子逃跑的时候,右腿一瘸一拐。莫非,猴子就是白脸男子扮的?白脸男子的腿被自家养的狗咬过。这样看来,老者、刽子手、白脸男子是一伙的,他们都在惦记自己的核桃!

  赵核桃打了个哈哈,对老者说:“猴子嘛,毕竟不是人,钱我也不要了,反正也不是啥名贵核桃。”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赵核桃离开摊子,立刻顺着猴子逃跑的方向追去,终于在一条巷子里看到了“猴子”的身影。他悄无声息地跟着“猴子”东拐西拐,见猴子进了街边的一间屋子。赵核桃跟到门前,一脚踹开门,眼前的一幕让他忍俊不禁。只见“猴子”正在扒自己的皮呢,一边扒,一边看着边上的两个核桃。果不其然,猴子是白脸男子扮的,他砸的也不是罗汉心,而是两个普通核桃,罗汉心早已经藏到身上。

  赵核桃猛地冲上去,按住白脸男子就打:“好小子,你真是机关算尽啊,快还我的核桃,不然我打碎你的脑袋。”

  白脸男子擅长缩骨术,加上他本来就瘦,穿上猴子的皮,真能唬住人。可是他力气小,没几个回合,就被赵核桃打得满地找牙,罗汉心也被抢了回去。白脸男子很是狼狈,喘着气对赵核桃说:“这位先生,这核桃你给我吧。”赵核桃怒道:“给了你,我的命就保不住了。”

  赵核桃厉声道:“不卖!你和老头还有刽子手都是一伙的,你们真是一窝。”白脸男子辩白道:“我们是为了天下百姓。就算我们是小偷,那也是义盗。”

  赵核桃带着罗汉心回到家,吩咐赵米宝把树林里守班的几个衙役叫过来,把两个核桃交给了为首的一个衙役,说:“你把这个交给县太爷,千万别让外人知道。”

  第二天,赵核桃叫赵米宝和九天收拾行李,要去京城。赵米宝不明所以,问:“爹,去京城干什么?我们的核桃已经交出去了。”

  走了两天,来到一家客栈,赵核桃要了一盘牛肉,一盘九转大肠,一盘鸡蛋炒辣椒,又点了一碗汤。三人正吃着,就听到邻座的一个人对同伴说:“现在天下真乱了,以前都是衙役杀贼,现在反过来了。你知道吗,我们这有四个衙役被宰了,伤口都在太阳穴上,也不知道杀手是谁。”

  赵核桃听愣了。赵米宝小声说:“爹,给我们守林子的也是四个人,是不是他们被害了?”

  虽然赵米宝的声音很小,但南边一张桌子旁一个戴斗笠的人脑袋动了一下。那人只点了一盘酱牛肉,右手夹着吃肉,左手手心向上,手指来回磨搓着什么。赵核桃斜了一眼,心里微微一颤。

  吃过饭,三人回到住处,赵核桃对九天说:“你去买片猪肉来。”九天一头雾水:“老爷想吃肉?咱让客店老板做就是了。”

  不多时,九天买回了猪肉。赵核桃拿了一把利刀,把肉切成六小块,不厚不薄,然后又拿了六小块木板。他推开门,看看四周无人,才把门关了,压低声音说:“今天晚上,我们把肉片贴在太阳穴上,下面垫上木板。”

  赵米宝问:“爹,这是干什么?”赵核桃说:“我们被盯上了。我们吃饭的时候,你注意到那个戴斗笠的男人了吗?他是一个杀手,所用的工具不是刀不是剑,而是核桃!”

  赵米宝傻了:“核桃能杀人?”赵核桃说:“核桃当然能杀人。核桃质地坚硬,如果有人把核桃壳的棱角磨尖了,那就成了杀人利器。”

  赵核桃说:“我看到那人手掌上的老茧。如果他是庄稼人,那他手掌、手指应该全是老茧。如果他爱把玩核桃,老茧也会比较均匀,但是他的手,只有食指和中指内侧有老茧,大拇指的老茧更厚,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把核桃攥在手里,夜里往人的太阳穴上按!核桃尖很尖利,太阳穴又脆弱,很容易把人弄死。这样做的好处是不留痕迹,查找不出凶器。”

  遇到杀手,逃是逃不掉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装死。这天夜里,三人已经“熟睡”,一个人影钻进了房间。这人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悄悄来到床前,往三人的太阳穴上猛地一按

  第二天早晨,赵米宝把自己太阳穴上的木板和猪肉拿下来,看到猪肉已经被刺破了,木板上也留了一个眼。他后怕不已,如果不是父亲心细如发,现在三人已经见了阎王。于是他问赵核桃:“爹,现在我们躲过一劫,已经安全了。我们为什么去京城?”

  赵核桃说:“去给一位王爷送核桃。”赵米宝不明白:“我们不是把核桃给了那四个衙役吗?”

  赵核桃说:“这是我和县太爷商量的调虎离山之计。我送给衙役的是两个普通核桃,为的就是引开那些在暗处的人,真正的罗汉心在我们身上。可不知为啥,我们的行踪被走漏了。”

  说这话的时候,赵核桃隐隐觉得外面有动静,打开门一看,冷汗下来了:门外院子里有个人在转悠,不是别人,正是斗笠男。

  赵核桃心里“咯噔”一下,坏了,刚才的话一定被斗笠男听到了,原来这杀手是如此狡猾,“偷”走的普通核桃并没有糊弄住他。赵核桃料到现在天已亮了,杀手不敢明目张胆地动手。他赶紧把门关上,从怀里拿出两个罗汉心,拍了拍九天的肩膀。

  九天点点头,喝了几口水,一张嘴,赵核桃就把两个罗汉心塞进了九天的嘴里。九天一仰脖儿,脸上肌肉抽搐不已,痛苦之极,猛地一使劲,把两个核桃吞了进去。

  赵核桃笑了:“孩子,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收留九天了吧。他天生异相,喉咙比一般人粗好几倍,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

  赵核桃说:“我们往人多的地方走。杀手要的是核桃,如果找不到核桃,杀我们也没用。这核桃,我们一定要送到王爷手里。”

  路上,三人在前面走,斗笠男在后面紧紧地跟着。赵米宝吓得一个劲地腿软,赵核桃和九天不得不一路搀扶着他。让人庆幸的是,虽然杀手一直跟着,但并没有对三人动手。很快,三人抵达京城,九天肚子里的核桃也有了“动静”,是时候排出来了。

  这时候,斗笠男出现了,用刀一指九天:“你给我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你们。”九天走了过去,然后什么也没说,抬腿就要跟杀手走。

  九天说道:“你们送,那百姓就完了。”赵核桃说:“你什么意思?我们是送给王爷,你也是送给王爷,有什么区别?”

  九天说道:“老爷,你知道为什么县官要你献出核桃?县官和朝廷里那个奸臣是一伙的,那奸臣正是被刘知府刘大人弹劾的人。他反咬一口,诬陷知府大人。县官要以奸臣的名义给审案的王爷送极品核桃,王爷的一句话,就可以要了刘大人的命。刘大人一死,百姓就遭殃了。要是这核桃以刘大人的名义献给王爷,我们就能保住刘大人的命。”

  赵氏父子愣了。赵核桃只知道县太爷是为了给王爷拍马屁,没想到送这核桃是为了陷害刘大人。

  赵核桃叹了一口气,说:“九天,原来你也是和他们一伙的。你背叛我,我不怪你,我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果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也会帮着刘大人的。可是,你们是不是太狠了,为了得到核桃,又偷又骗,还把四个衙役都杀了,我们也差点被杀了啊!”

  九天微微一笑:“那四个衙役没死,只是被迷倒而已。那两个议论凶案的客人,也是我们的人。另外,你觉得额头上贴块猪肉就能糊弄住杀手?这只是斗笠男使的一个小把戏,为的是让你感到危险,好尽快把核桃往我肚子里塞。他一路尾随,也是在暗中保护我们,生怕核桃落入他人之手。至于那个白脸男子,他可是道上有名的梁上君子,可为了刘大人,被你打得满地找牙。”

  核桃最后安全地献给了审案的王爷。这王爷位高权重,说话极有分量。很快,刘大人平反昭雪,包括县太爷在内的很多爪牙被摘了乌纱帽。

  后来,赵核桃的核桃卖得越来越好,听说咸丰皇帝也喜欢上了把玩核桃,还给一个爱妃送了一对狮子头。这妃子正是后来统治中国半个世纪之久的慈禧太后。

  核桃再好,终究是个玩物。可悲的是,为了保住清官的性命,竟然只能靠行贿!清朝在一群贪官污吏的败坏下,没过多久,江山轰然倒塌。也许,这改朝换代的大事还与赵核桃的文玩核桃有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