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服务热线:0752-5529781

产品列表

这大概正是他拥有“自在”的结果
发布时间:2018-12-03 17:40

  从原来居住的地方,迁入新居以后,总算有了个客厅,这样,朋友们赠我的书画,也就有了个挂处。

  起初像小孩子得新衣,一件一件试着穿,我喜欢的这些书画,也是一件一件换着挂。开始选画的时候,只是从形式上考虑,例如哪幅画装裱得好,哪幅画的颜色相宜,等等,这倒也给了我些许乐趣。但是重复几次就觉得没意思了,后来就从内容上挑选,哪幅书画中的意思,更贴近自己的想法,就选哪幅挂在显眼处。

  这其中挂得时间最长的,当属诗人艾青和牛汉的,这二位书赠我的条幅,都不止我挂着的这一幅,只是这一幅更符合我的心态。

  艾老赠我的墨宝,是在30多年前,他给我写的这样几个字:“时间顺流而下,生活逆水行舟。”像我这样从二十几岁起,就开始成为“运动员”的人,整个最美好的前半生,都是在坎坷中度过的。这时好容易结束了“管制”,开始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于略觉宽松的同时,想起过去也常有怨艾,老诗人的这句话,无形中给了我一定的启示。

  我拿到以后就想装裱,去画店一问价钱,吓了一跳,以我那会儿的收入,简直无法这样“奢侈”,只好请一位画家朋友,在他方便的时候,为我装裱这幅字画。这位朋友是画画的,装裱毕竟不是他的特长,出来的样子也就可想而知,但就是这样也让我着实高兴。没事的时候就独坐在那里,面对着艾老的字幅遐想,品咂老诗人写的这两句话。后来我有机会出版第一本书,特意把它制版印在扉页,使这位诗坛泰斗的人生体会,让更多的年轻人知道。

  诗人牛汉给我写的条幅,只有“得大自在”四个大字,是在我迈入老年行列以后。这位我非常敬重的兄长和文友,他的诗歌读得不多,他的散文见到必读,特别是写童年生活的篇章,我尤其爱不释手,常常拿来细细地品咂。在如此浮躁的社会里,没有一颗宁静的心,很难有这份洒脱的情绪,回忆那逝去了的遥远的往事。这大概正是他拥有“自在”的结果。事实也的确如此。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淡泊名利,他豁达率真,是位有着传统品德的文人。

  牛汉兄写的“得大自在”这四个字,出自北京大佛寺正殿的匾额。年轻时我也去过大佛寺,只是没有留意这块匾。不过我想就是那会儿看见了,也不会有怎样的想法,人世间的许多事情,不经过亲自体会,是很难真正明了的。我这些年沉沉浮浮的生活,别人抑抑扬扬的名利,都使我长了见识、明了事理,最终总算感悟到,金钱和名利都是累人的东西,同时也是转瞬即逝的过眼烟云。唯有这“自在”才是人生最可宝贵的。

  对于“自在”这两个字,不知牛汉兄如何理解,我想,由于人们的生活经历不同,大概总有不同的理解,绝不会是一模一样的。

  我的前半生极不平顺,哪里有什么“自在”可言,别的诸如名呵利呵什么的,更不敢有此非分之想。真正觉得“自在”,是在有些东西拥有过又失去了,这时顿悟了人生的真谛,开始略尝了“自在”的滋味儿,知道“自在”是个好东西,从此才进而寻求“大自在”。而我理解的这“大自在”,说白了,就是一切顺其自然,不要刻意地去追求什么,特别是对于名利上的事情,万万不可为了一时的快慰,就丢失人格和自尊,干些正直人不耻的下三烂的勾当。干这种事的人永远不会有“自在”。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要让人们凡事都忍,明知有理的事情也不说,明知不对的事情也不讲,这样做事必会心灵受折磨,同样不会有真的“自在”。

  如果我理解的“自在”大致不错,那么,这样的“自在”是不是不好得呢?我看也不尽然。据我不完全的了解,文学界就很有几位朋友,属于得到“大自在”的人,他们完全按自己的性情生活,不惧怕权势,不轻慢凡人,悠闲自得地在那里读书写作,日子过得倒也颇为宁静淡泊。以这几位作家的资历、成就而论,跟那些头衔多作品少的人相比,他们要个一官半职并不为过,可是他们从不把这些虚名放在心上,这样反而更受同行的尊重和爱戴。他们不卑不亢的品德,使他们活得很轻松,绝不会像一些善于钻营的人那样,今天想着给这个打个电话问好,明天想着给那个送点礼致意,终日心神不定地看着别人的脸色。

  生活在利欲横流的今天的人,要想达到“自在”的境界,并非人人都能轻易做到,但是只要我们有意修炼,我想总还是可以学得一二,这也就足够一生受用了。牛汉兄写的条幅“得大自在”,我之所以常挂厅室,正是想时时提醒自己,学习几位可敬的师友,尽量排除各种杂念,让自己也活得“自在”些。倘若能得到“大自在”更是来生预修的福。岂不快哉。

  柳萌,天津市宁河县人。编审、作家。曾供职《乌兰察布日报》、《工人日报》、《新观察》、作家出版社、中外文化出版公司、《小说选刊》。出版的作品集有《生活,这样告诉我》、《当代散文名家精品文库——柳萌卷》、《柳萌自选集(三卷)》等20多种。